VASTRADE主页  /  新闻资讯  /  集团动态

拳击手、慈善家、吉他手,这位澳洲酿酒师有点酷

来源:admin    发布时间:18/10/2019 4:23:11 PM

人生很短,有的人却活得很长

拳击手冠军

乐队吉他手

著名慈善家

国宝级酿酒师

……

让我们一起来感受

Bill Calabria精彩的人生





1927年,父母的移民之路


1927年,一艘名为“Romello”的船从意大利起航,朝着澳大利亚的方向坚定不移地航行着。

Bill Calabria的祖父Domenico和父亲Francesco,怀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乘着这艘船,来到了Riverina地区,并找到了在农场的工作。

Domenico和Francesco省吃俭用,把在农场艰苦劳作的报酬积攒下来,买下了格里菲斯1283号农场,虽然只有5英亩,却是一家人在澳大利亚的开始。

1930年,Francesco写信给妻子Elissabetta,在信里将这块土地称为“Richland”(富饶的土地)。

接到丈夫的信后,Elissabetta立刻乘船来到Riverina,和家人团聚,开始了新的生活。

△ Francesco和妻子

这就是卡拉布里亚家族在澳大利亚的开始,为了纪念这一切,后来Bill创立了“Richland”、“Francesco”和“Bettina”三个品牌,来感恩这块富饶的土地,和父亲、母亲的艰苦移民之路,翻开了家族的新篇章。


1948年,出生在葡萄收获的季节

虽然农场只有5英亩,但是Bill勤劳的父母,在农场里种满了蔬菜和葡萄等水果。每天浇灌打理完农场,Francesco就特别怀念在意大利,每天辛苦劳作后,能享用一杯葡萄酒的生活。

为什么我不能自己酿酒呢?

在一天辛苦劳作后,Francesco决定自己来酿酒!

当时生活条件艰辛,没有钱来买酿酒的设备,Francesco就用妻子的洗衣盆,凭借着自己家族传承的意大利酿酒技术,酿制出的葡萄酒一点都不逊色。

邻居们非常喜欢Francesco酿制的葡萄酒,他们经常带一个18升的大圆桶来购买葡萄酒,把桶装得满满的,心满意足地拿回家。

△ Francesco在喝自己酿的酒

直到1945年,Francesco正式成立 “Calabria Wines&Sons”(卡拉布里亚父子酒业),把酿造葡萄酒作为家族的生意来打理。

1948年3月,在收获葡萄的繁忙季节里,Bill Calabria诞生了。他和葡萄酒的缘分,从出生便注定了。

从小看着父亲酿酒,长大一点Bill在旁协助,让他成为了“在葡萄酒里泡大的孩子”,学习并传承了父亲的酿酒技术。


1966年,放弃拳击,成为家族掌舵人

△ Bill和父亲Francesco

虽然Bill是父亲最小的儿子,但在1966年,只有18岁的Bill接下了父亲的重担——家族掌舵人,成为了公司总经理首席酿酒师

△ 拳击手冠军Bill

当时Bill也是一位出色的拳击手,他是Riverina的拳击冠军,有着“Champion”(冠军)的绰号,因为当时他在12场拳击赛中保持惊人的全胜纪录,其中8场将对手直接击倒,另外4场也凭分数获胜。

在20岁的时候,Bill接受了妈妈的建议,放弃继续做拳击赛场上的“Champion”,让自己更专心在葡萄酒酿制上,于是Bill开始在葡萄酒的赛场上打拼,最终成为葡萄酒行业中的“Champion”

拳击手的经历,让Bill练就了一身好本领。

有天晚上,Bill听到酒厂有声音,起身发现居然有3个偷酒贼!

这3个人也真是疏忽,偷酒前也不好好做功课,居然偷到了拳击手冠军的家里。

于是,在那个夜黑风高的夜晚,Bill赤手空拳,让3个偷酒贼落荒而逃,留下来几颗牙齿作为和Bill的见面礼。

之后,再也没有人敢来酒厂偷酒了。

△ The Boxer酒标

为了纪念自己的拳击生涯,Bill创建了“The Boxer(拳击手)品牌,“The Boxer”完美地展现了Bill的冠军特质,截止2014年,一共赢得了22枚大奖!

The Boxer杜里夫红葡萄酒

很多年后,拳击时认识的朋友问他,你放弃拳击,最终投身于家族企业,有什么遗憾吗?

Bill说:“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我的父亲、母亲艰苦生活了一辈子,却不能亲眼看到如今我们家族的成功。


1970年,发布第一瓶家族葡萄酒


△ 用马车运送葡萄酒

1959年,家族酒厂的总压榨量只有84吨。1966年,经过7年的努力,Bill和兄弟Tony一起,将家族酒厂的总压榨量提升到256吨。

1970年,他们发布了第一瓶,印着家族姓氏的瓶装葡萄酒。

△ cellar door

1974年,Bill开了第一个供客户品鉴购买葡萄酒的cellar door(酒窖 ),前往cellar door 购买葡萄酒的商人络绎不绝。



1988年,带领家族走出困境


△ Bill在酿酒

1988年,受全球经济危机影响,卡拉布里亚家族的葡萄酒生产被迫停止,高额的银行债务,让家族陷入困境。

作为家族的掌舵人,Bill发誓要不惜一切代价,让家人们能够脱离债务,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

Bill购买了一台已经废弃20年的机器,把机器运回格里菲斯开始修理,有时候修到凌晨4点,经过一个月的时间,终于将机器修好。

Bill和家人们购买旧瓶子,然后用机器清洗得像新的一样,再以比新瓶子便宜40%的价格,卖给酿酒厂。

Bill后来回忆说:

我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想到洗瓶子的,不过这是一个不错的注意,甚至比我们酿酒还赚钱。不管你相不相信,那台旧机器帮我们家族摆脱了困境,让我们保持了在银行的优质信誉。


1994年 立志做精品葡萄酒


△ Bill的儿子们在帮忙酿酒

1994年,Bill清理了酿酒设备上的灰尘,重新打开了cellar door 的大门,继续开始家族的酿酒事业。

当时整个酿酒厂,只有Bill,妻子Lena,儿子Frank、 Michael、Andrew,以及女儿Elizabeth 6个人。

△ 出口英国的货柜

1995年,Bill完成了家族第一个出口订单——到英国的500箱葡萄酒。

虽然家族的生意开始恢复,但是Bill决定打破人们对Riverina只能生产商业散装酒和低端葡萄酒的偏见,带领家族走上“格里菲斯高级精品酒庄”的道路。

比尔说:“人们都认为我疯了,因为当时这里的葡萄酒,最多只能卖6.6美元一瓶。

这是一条充满未知的,从来没有人走过的路,路途上是险峰,还是美景,无人可知。


为了100%控制酿酒葡萄的品质,1994Bill购买了一座51英亩优质葡萄园的50%份额,这片葡萄园位于RiverinaHanwood地区,每年能收获400多吨葡萄。

Bill想要酿制出单宁强劲、味道浓郁、色泽饱满的葡萄酒,杜里夫(Durif)葡萄是酿制这种葡萄酒的优选,而Riverina温暖的地中海气候为Durif提供了理想的生长条件,在1996年,Bill开始种植杜里夫葡萄

△ 三桥logo

Bill创建了“Three Bridges”(三桥)作为精品葡萄酒的品牌,来向修建Three- Way Bridge(三通桥)的先驱们致敬

是这些先驱们长达100年的努力,让Riverina地区能够拥有雪山融化的灌溉水,把一个贫瘠之地变成了“澳大利亚的粮仓”,变成了可以产出精品葡萄酒的富饶之地

△ 三桥赤霞珠和霞多丽

三桥系列前两款葡萄酒,是1995年的赤霞珠红葡萄酒和1996年的霞多丽白葡萄酒。

△ 皇家阿德莱德葡萄酒展

第一瓶杜里夫红葡萄酒在2000年酿制成功,第一次参展就获得了皇家阿德莱德葡萄酒展金奖。

△ 三桥杜里夫

但是Bill在推广三桥系列葡萄酒的时候,遇到了很多阻碍

首先大家不理解、不喜欢“三桥”这个名字,Bill告诉大家,不要在意这个名字,关键是这个酒很好。

但是大家又不相信,这是用Riverina地区种植的葡萄酿制的,认为是购买的其他地方种植的葡萄。

Bill说,当时我们确实有购买他产区的葡萄来酿酒,但绝对不是用来酿制“三桥”。

改变所有人的偏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 Bill在酒厂里

为了打破偏见,在之后的10年里,Bill不再购买和使用Riverina地区之外的一颗葡萄。

△ 拉瑟格伦葡萄酒展

当三桥葡萄酒在拉瑟格伦葡萄酒展上获得三枚金牌时,评委们也不相信这是Riverina地区葡萄酿制的酒,但是Bill不在乎,他对获得的金牌很激动,也为Riverina感到高兴。

之后,三桥杜里夫在各大酒展中,获得了24个奖杯和270个奖牌,这足以证明Riverina地区是一个可以酿制优质精品葡萄酒的产区

△ Bill拿着三桥葡萄酒

Bill带领家族坚持了近20年,花了很多精力,酿造了大量获得金牌的优质葡萄酒,凭借着追求精品的狂热信念,终于打破了人们对Riverina地区的偏见


△ 澳大利亚著名葡萄酒作家Jeremy Oliver

Jeremy Oliver评价到:

多年来,我和大多数格里菲斯酿酒师一样,认为格里菲斯不能生产优质的红葡萄酒,我感到很惭愧,因为有一个人证明我们所有人的看法都是错的,这个人就是Bill Calabria。

△ 全球葡萄酒行业泰斗James Halliday

James Halliday评价到:

Bill Calabria应该为他的成就感到自豪,他的霞多丽葡萄酒长期以来受到客户青睐,一点都不奇怪。

Bill在年轻的时候就是一名拳击手,但是在他20岁的时候,他酿酒的才华才开始展现,他在葡萄酒酿造上获得了胜利,并且因为对葡萄酒行业的突出贡献获得了澳大利亚勋章。

Bill通过选用当地最优质的葡萄,制作出价格实惠,品质上乘的葡萄酒,并且亲自监督每一个生产阶段。最终酿制的霞多丽圆润优雅,味道鲜美,搭配有酱汁的鸡肉最合适不过了。


2005年,进击中国市场

△ Bill和澳佳集团董事长Victor Yu

为了让更多人品味到家族精品葡萄酒的美味,2005年,卡拉布里亚家族酒业和澳佳集团携手合作,进击中国市场

2006年2月第一批蓝河葡萄酒到达中国天津宁波港口,这是卡拉布里亚家族踏入中国市场的第一步。

△ 卡拉布里亚家族和澳佳集团10周年纪念葡萄酒

至今13年,已经超过3000万瓶蓝河葡萄酒出现在中国消费者的餐桌上,见证了中国葡萄酒消费市场的崛起。

△ 2018年,Bill和儿子Andrew在上海

2018年,卡拉布里亚家族酒业受邀参加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并获得了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央广网、新民晚报等诸多重量级官方媒体的全面报道。



2008年,成立比尔·卡拉布里亚基金会

△ Bill为悉尼儿童医院基金会筹款

Bill的记忆里,小时候自己的家,总是那些新的移民者的基地。虽然当时家里条件并不是很好,但是母亲一旦知道有贫穷的家庭在挨饿,就会送去蔬菜水果,并购买饼干偷偷送给他们。

不管在什么时候,对于不那么幸运的人,你总能有一些东西给到他们。

这是Bill小时候,经常听母亲讲的话。

作为家族移民的第二代,经历了移民困难的生活,和家族陷入银行债务的困境,这让他深知生活的不易。

2008年,为了帮助更多的人,Bill创建“The Bill Calabria Foundation”(比尔·卡拉布里亚基金会),用于筹集资金,来支持其他慈善组织,以及经济上困难、生病和其他有需要的人。

△ Bill在生日会上弹吉他

2018年是Bill的70岁古稀之年,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里程碑,但对于简朴的Bill来说,铺张浪费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

△ Bill和家人在生日会上

于是2018年5月18日晚上的生日派对,顺理成章成为了慈善机构的资金筹集会,最终一共筹集了82,000美元,捐赠给——查理·特奥基金会the CharlieTeo Foundation和悉尼儿童医院基金会The Sydney Children’sHospital Foundation

在生日会上,Bill非常感动和开心,他说:“你们花时间来参加我的生日会,并且慷慨地捐献资金,我从内心里感激你们。

△ Bill获得澳大利亚勋章

为了表彰Bill澳大利亚慈善事业的卓越贡献以及他坚持了近20年,把Riverina产区从生产低端葡萄酒,带入了生产精品优质葡萄酒的新时代,对澳大利亚葡萄酒行业持之以恒的付出2013年,Bill获得澳大利亚勋章(Order of Australia)

澳大利亚勋章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1975年2月14日创建,旨在表彰那些为澳大利亚及人民作出卓越贡献或突出服务的澳大利亚公民,是澳大利亚公民的最高荣誉



2010年,和百岁古藤结缘


△ 巴罗萨谷幸存百年古藤

1875年的根瘤蚜浩劫,使澳大利亚大量的葡萄藤被摧毁,仅有巴罗萨谷的部分葡萄藤幸存了下来。

Bill一直在苦苦寻觅这些幸存葡萄藤,脆弱、沧桑但是充满巨大潜力、值得保护珍惜的百年古藤。

△ 巴罗萨谷幸存百年古藤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0年,Bill在巴罗萨谷终于发现一片百年古藤,非常激动。他摸了摸土地和沧桑的葡萄藤,对他的儿子Andrew说“This is it.(这就是它)

△ Bill和儿子们在收购的葡萄园里

没有半点犹豫,Bill很快从哈恩家族手中收购了这片葡萄园,成为了这片葡萄园的守护者

△ 寒冷的冬天,Bill修剪葡萄藤

为了修复这些葡萄藤,Bill远离家人,独自在巴罗萨谷的葡萄园里照顾葡萄藤。

△ Bill手工采摘葡萄

直到2012年,这片葡萄藤才产出高质量的葡萄,成功酿造出“豪蕴百年”极品珍藏色拉子红葡萄酒。

△ Bill的儿子Andrew

从Andrew对父亲的评价中,我们能感受到Bill对葡萄园,对葡萄酒行业那痴迷的爱

他恢复这些百年古藤,并将自己的爱倾尽在它们身上。它们年迈、脆弱,同时却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精致。能够触摸和照顾这些100年前的藤蔓,并且能够用它的果实酿制出一款华丽的葡萄酒,是我们整个家族的荣幸。爸爸说他自己是这个葡萄园的监护人,并且为能够照顾它们感到非常自豪。恢复这些葡萄藤并能够酿制出高质量的葡萄酒,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是对于爸爸来说,更重要的是能够让我们的后代继续种植它们,体验它们给予我们的快乐,感受它们所包含的历史。


△ Bill手工采摘葡萄

除了保护这些百年老藤,Bill也致力于将家族的意大利风格带到澳大利亚,他引进种植了 Montepluciano、nero d’avola 、Aglianico等著名的意大利葡萄品种,酿制出令人惊喜的美味。

△ Andrea Frost

澳大利亚葡萄酒作家Andrea Frost评价到:

来自Riverina的卡拉布里亚酒窖精选艾格尼科红葡萄酒(Calabria Private Bin Aglianico)令人惊喜,不仅仅是因为它的美味复杂,更因为它提醒人们,来自意大利(或其他)国家的葡萄品种,在澳大利亚同样拥有巨大的潜力。让我们可以想象,还有哪些未知的美味,等着我们去挖掘。


把梦想变成现实

A vision that became a reality

把梦想变成现实

这是Bill的母亲说的话,而Bill实现了这一切

△ 家族大门

根据Winetails Media统计,卡拉布里亚家族酒业在澳大利亚葡萄酒生产商中排名前20位

2016年,卡拉布里亚家族斥资收购 Cinzano(澳大利亚)酒厂。该酒厂建造于1976年,是世界第二大酒业集团American Wine Group在Riverina地区的酒厂,年压榨量2.2万吨

这次收购使家族葡萄酒的产量增产近一倍,成为全澳葡萄酒行业里名列前茅家族酒业,标志着卡拉布里亚家族酒业正式跻身世界超一流葡萄酒企业之林!

△ 位于格里菲斯的酒厂

目前,卡拉布里亚家族的葡萄酒,出口到中国、美国、欧洲、德国、俄罗斯、日本等42个国家,是一家拥有5座葡萄园250个不锈钢发酵罐、葡萄酒年产量达4500万立升具有高度传承精神的现代化酒厂

△ Bill获得格雷厄姆格雷戈里奖

△ 卡拉布里亚家族获得五星酒庄

△ 家族的Cella Door被评选为澳大利亚最佳酒窖

2009年,卡拉布里亚家族酒业获得年度出口商奖(2009 EXPORTER OF THE YEAR);

2009、2010年,卡拉布里亚家族被评为年度家族企业(FAMILY BUSINESS OF THE YEAR 2010);

2010年,Bill被评为格里菲斯年度公民(GRIFFITH CITIZEN OF THE YEAR 2010 );

2013年,Bill获得澳大利亚勋章(Order of Australia),以表彰他为澳大利亚及人民作出卓越贡献

2015年11月12日,Bill在新南威尔士州葡萄酒大奖赛(NSW Wine Awards)中,获得格雷厄姆格雷戈里奖(Graham Gregory Award),用于表彰他对新南威尔士州葡萄酒行业做出的杰出贡献

2014年和2018年,卡拉布里亚家族的Cella Door两度获得Gourmet Traveller WINE(美食旅行家杂志评选的澳大利亚最佳酒窖(Australia's Best Cella Door)

2018年,卡拉布里亚家族酒业被评为詹姆斯·哈利迪五星级酒庄(James Halliday five star winery);

2018年伦敦的品醇客(Decanter)世界葡萄酒大奖上,获得最高奖项——赛事最优白金奖(BEST IN SHOW)。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农业部及许多业内人士与专家的评价中,我们得知卡拉布里亚家族酒业是近20年来全澳葡萄酒企业中成长最快发展最健康的企业之一!

我们为Bill带领卡拉布里亚家族酒业所获得的成就感到荣耀!

“好好生存,我们只需要更加努力。”

对于家族成功秘诀

Bill只有这短短的一句话




Copyright©2019 澳佳集团 京ICP备10046444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134号 | 京ICP证110507号